两个骚货洗澡时讨论的问题 - 优优色影院



两个骚货洗澡时讨论的问题

  那天很晚了,下著雨,我去偷窥的浴室又在那家单位最後面的一个角落,很
偏僻,浴室门口黑漆漆的,没有一个人,到门口一看,里面隐约透出些光线,听
到哗哗的水声,还夹杂著女人的说话声。我想今天很安全,可以到里面去看看了,
我仔细地观察了四周的情况,转身进了门,穿过一条黑咕隆咚的走道,向右拐,
穿过更衣室,来到淋浴房门口,淋浴房的门关著,我熟练地找到一个洞(那是拆
去门锁後留下的),蹲下来,耳朵警惕地听著浴室外的动静,眼楮却开始美美地
享受女人的侗体,两个女人有说有笑地在洗澡,一会儿面对著我,一会儿背对著
我,一会儿挺胸搓背,一会儿厥肚洗吣,(搓背时双手在背後握著毛巾来回拉,
奶子自然就挺出来了,随著双手拉动,年纪大些的女人奶子会甩动,年轻女人的
奶子则是颤动;女人淋浴时洗诹萸般都厥起肚子,把臣咕著水柱冲洗,用手顺阪
缝使劲地前後搓揉)。

  梅(年纪三十五、六岁),微胖,大奶子,大屁股,圆腰,长著几根稀疏的
旁雍,阴唇肥大,象个小包子一样向外突出,奶子垂在胸前。

  兰(年纪二十五、六岁),身材苗条,曲线优美,小巧的奶子微微有些下垂,
嫩红的奶头微微上翘,臣门前没有一根雍,大阴唇很白,臣门紧闭,中间只一条
细细的缝。

 〈得差不多了,我准备撤退,回头望见了更衣室里锁著门的小隔间,灵机一
动,爬了进去。门板老旧,有些裂缝,透过裂缝,更衣室里的情况一清二楚,对
面墙上一排钩,挂著些女人衣物,一条镂空绣花三角裤,淡淡的粉色,煞是好看,
著地是一排长凳,凳上也放著些女人衣物,也有一条镂空绣花三角裤,嫩嫩的绿
色,也煞是好看。

  一会儿,两个女人说笑著走出淋浴房,进了更衣室。她们做梦也不会想到紧
锁著的小隔间里有一双男人的眼楮。她们象所有沐浴者一样仔细地擦干身体的每
一部分,特别是小谧赙,是用另一块毛巾擦的,而且反复地擦,用手把阴唇翻开,
手指包著毛巾塞进阴沟里擦,擦完了身子擦完?,又用毛巾不停地搓揉头发。梅
说:" 真是场好雨,多凉快啊。" 兰说:" 是啊,这麽多天连续高温,热死人了。
" 梅说:" 这儿凉快,我们坐会儿吧。" 兰应到:" 好啊。" 边说边抖开嫩绿色
镂空绣花透明三角裤,准备往脚上套,梅一把掠去,说:" 光著身子多凉快,穿
什麽衣服,这儿又没男人,这透明裤衩穿给谁看。" 兰羞红了脸:" 呸。" 伸手
抢回了内裤,把玩了一会,也就放到一边,随手坐在了梅的身边,象梅一样叉著
双腿。一幅美景落入我的眼帘:两位裸女,一胖一瘦,胖的柔弱无骨,瘦的曲线
分明;两对奶子,一对丰腴若脂,一对坚挺如钟;两个,一个雍稀疏、小嘴微开,
一个寸草不生、双唇紧闭┅┅美啊!

  她们天南海北地闲聊,渐渐地扯到了性。

  梅摸著兰的手臂:" 年轻多好,瞧你的皮肤多紧啊。" 兰:" 梅姐,你笑话
我,你都快四十了,还这麽白白净净的,我到你的年纪,还不知老成什麽样呢。
" 梅:" 哪里,看我这麽胖,小肚子都有了,哪象你,肚子平得象广场。" 边说
边在兰的下腹摩挲起来,有那麽一两下,都摸到了兰的小啾鹆。

  兰微微避了下:" 你哪是胖,是丰满,女人还是丰满点好,我老公就说我太
瘦。" 梅:" 你老公说的倒是实在话,女人吗,瘦的好看,胖的好用。" 兰不解
:" 什麽好看好用的?" 梅:" 小兰你还不懂,瘦的女人衣架好,穿什麽都好看,
可那是给大家看的;胖的女人在床上好用,男人骑在身上不咯得慌。这是开玩笑,
小兰你可别当真。" 兰羞红了脸,一会儿,说:" 梅姐,这方面的事,我真不大
懂,你是老大姐,可得指点著我些。" 梅:" 咳,咱女人操那份心干吗?男人要
怎的,咱由著他弄不就行了。" 兰:" 可觉著自己啥也不懂,有时弄得没滋没味
的,心里就空落得慌。" 梅:" 这倒也是。人为啥喜欢操麻,不就是求快乐吗,
给操得没滋没味的,是不舒心。小兰,大姐说话粗些,可别介意啊。" 兰:" 梅
姐是直爽人,不象有些人,酸溜溜的,嘴上不说,干还不是照样干,不然孩子从
哪来。" 梅:" 就是。┅┅老姐我就给咱小兰妹妹说道说道,咱说话直来直去,
不用拐弯抹角,臣就是屋,操就是操,也别说什麽弄啊玩的,酸气。再说这儿也
就咱俩,天知地知,有什麽好做作的。其实我和老公就是这样的,老公常对我说
:夫妻之间没有什麽话不能说,没有什麽事不能干,老婆的旁怎麽操都不算过分、
不算变态。" 兰:" 比我老公强多了,我老公要操我,总用暗示法,不肯直说,
我又不好意思问,只能猜他的心思,总摸不著头脑,有时一点准备都没有,他说
骑就骑上来了,臣都给操疼了;有时酝酿了感情,整个展得又湿又痒,他却不来
操我,难受得睡不著觉,又不好意思求他操,只能等他睡著了,用手伸进玄卮过
过瘾,有时真狠不得一脚把他踹下床去。" 梅:" 也是。旁边睡著个大男人,却
要用自己的手操自己的旁,是够不顺气的。┅┅但你也有责任,干吗羞答答的,
老公老婆操麻是天经地义的,不然干吗扯结婚证。" 兰:" 可┅┅。" 梅:" 别
可可可了,胆大些不就行了,有了第一回,就不愁第二回,我老公想操我了就会
直接了当地对我说,当然不能让孩子听见,是在我耳边轻轻地说。我也会眷安
排孩子睡觉,自己回房操麻,我还会酝酿好自己的情绪,所以每次都操得快活、
满意,也就越操越爱操了,我老公也总说我的旁湿湿的、暖暖的、紧紧的,还夸
我的旁是天下最好的旁。反过来,我想挨操了,也会告诉他,当然不象老公说得
那样直,可我老公也是个坏种,有时会逼得我说出来为止。" 兰:" 你老公怎样
逼你?" 梅:" 我说:老公,我想了。老公装傻说:想什麽了?我说:我想那个
了。老公说:什麽那个了?我说:坏种,我想挨操了。老公说:你想挨谁操了?
我说:我想挨坏老公操了。老公又说:你想挨坏老公操你的什麽了?我只得说:
我想挨坏老公操我的┅┅苯了。老公这才会笑著说:不羞,不羞。┅┅老婆让操,
当然得卖力,张开虾呤等著吧,保证让你满意。" 兰:" 你们真这麽说?" 梅:
" 骗你干什麽,我又不会让我老公操你,他要是敢操别的女人,我跟他没完。不
过话说回来,说说这些玩笑话、粗话,挨操时就更过瘾,老公也说操得更爽,所
以我们在操麻时常常说些粗话,边说边操,快乐无比。" 兰:" 你们操麻时都说
些啥样的粗话呢?" 梅:" 我老公会说:你的奶奶真软啊,你的旁珍真肥啊,你
的旁心好大呀,你的旁釉好紧呀。或者说:我使劲操,操破你的小啾鹆,操烂你
的小啾鹆。有时又说:老婆的旁真好,我要轻轻地操,细细地操,可不能操破喽、
操烂喽,还得省著以後操,老婆的旁,我要操一辈子,一辈子都操不厌。我挨操
时,除了呻吟,也会说些粗话:你的旁室长、好粗、好硬啊,真是个好儿。或者
说:老公真有本事,操了我这麽长时间,我都被你操死过去三次了。刚开始挨操
时,我总叫他慢慢操、轻轻操,到後来被操得起性了,我又会叫他使劲操、狠狠
操,操死我,操烂我的旁。有时我会说:老公操得我真舒服,我的旁生来就是给
你操的,我甘心情愿让你操一辈子,下辈子还生个,还让你操。老公听了这些话,
会操得更狠、更卖力。" 兰:" 梅姐真幸福。我那死鬼,操我的时候总是一声不
响,一切全凭感觉。他不响,我也不好意思问,连呻吟都得忍著。有时我起性慢,
才刚刚有感觉,他已经射出精水,臣儿软下来了,这时我多想他的旁在我掴里多
呆会儿,又控制不住自己,总要不时地收缩一下阴道,缩一下,臣儿就被挤出一
点,不一会,软软的旁诬躺在苜门外了,有时挨操比不挨操还难受,真是气死人。
" 梅:" 别急,慢慢来,会好的,刚结婚时我那死鬼也这样,後来有了孩子,慢
慢地才放开了,各种各样的操麻朔样也就玩出来了。比如吧,你看,我比较胖,
臣生得又低(靠後),刚结婚时没经验,只晓得平躺著操,他骑上来後,两个人
的重量把我的屁股都压到席梦司里面去了,臣和瘦对不上号,操起来就别扭,总
是操不到底,煞不了痒,後来他不知从哪学了一招,拿个枕头垫在我屁股下,屁
股垫高了,臣自然就突出来了,他的旁一操到底,一下就顶住了我的子宫,那个
舒坦啊,都没法提,因为垫著枕头,屁股不能後退,只能硬挨,他也不知哪来的
劲,每下都是抽到鸣外又狠狠地一操到底,我快活得忍不住叫了起来,就从那一
次我学会了呻吟,现在挨操时我不呻吟,老公倒会觉得奇怪了。┅┅後来觉得枕
头不够好使,我和老公一起设计,做了个专用的垫子,圆圆的,刚好一个屁股大
小,比枕头高点,里面还装了弹簧,躺上去後,臣基本上就朝天了,整个向外突
出,象个小馒头似的,老公能跪在我两腿间很舒服地操我,操快操慢、操轻操重
都很方便,特别是这样的操法对我阴道前壁上的G 点和阴道底部的子宫都很刺激,
老公不需用手撑在床上,还能一边操我的旁,一边玩我的旁心和奶子,或者用手
钳紧我的阴唇(这样我的阴唇里边让赜撑著,外边被手指钳著,抽动起来很舒服
的),由于垫子里装了弹簧,弹性很好,只要配合得好,他操过来,我弹过去,
砰砰地撞在一起,既轻松又过瘾。┅┅家里有客人来,不知内情,把这垫子拿来
当靠垫,还夸它做得考究,靠著舒服,为啥不多做两个,我们就偷偷地暗笑。对
了,上次你来我家,不也靠它来著?" 兰:" 谁会想那垫子是用来干这个的,不
过做得是讲究,靠著也舒服。┅┅奥,你们原来是这样过来的。┅┅哎,梅姐,
你老公操你时温柔不温柔?" 梅:" 怎麽说呢,我喜欢开始时温柔一点,後来是
越狠越好、越过瘾,一般开始时,他会亲亲我的嘴啊、耳朵啊、头颈啊什麽的,
一边亲我一边用手在我全身上下摸来摸去,接下来就要玩我的奶子了,拿手捏、
拿嘴吮、拿舌头舔,不停地揉啊捏的,有时还用牙轻轻地咬我的奶头,我的奶子
就是这样让他玩大、玩松的,你看,垂在那里再也挺不起来了。┅┅哎,小兰,
你的奶子也不如从前了,做姑娘时,你的奶子是单位里最美的,翘翘的赛过羊角,
看,现在下面也有点皱纹了。唉,我是看著你由大姑娘变成小媳妇的。" 兰:"
梅姐又臭我。┅┅有什麽办法,我老公也要玩我的奶子呀,既嫁了他,也只能让
他玩了。┅┅梅姐,你们除了亲嘴玩奶子,还干些什麽呢?" 梅:" 哎呀我的小
兰子,这你都不会吗?不过话说回来,会不等于熟,更不能说精了,一切都是摸
索出来的。好在男人会到外面去学,我们做女人的只要跟老公学就行了。重要的
是老公耍新花样时你不要拒绝,半推半就最好,接受太快,他又会觉得你淫荡了。
┅┅其实,男人也喜欢老婆在床上淫荡一点,不然就没味了。" 兰:" 真的?"
梅:" 当然是真的。操麻县不是耍剃头挑子(一头热),要双方配合的,这样操
起来才有味。我们就是这样,老公玩了我的奶子後,就会转向下身,先是用手拂
拂雍、摸摸门,再挖到磐躯玄蘸点淫水,轻轻地揉我的旁心,接著拿垫子垫高我
的屁股,张开我的双腿,趴在我两腿中间,用嘴舔我的旁,先是顺著谧缝一下一
下的舔,再用手扒开阴唇,一会儿舔舔嘤,一会儿又一下一下整个的舔,一会儿
用嘴唇使劲地吮吮哿嘤和阴唇,一会儿又用牙轻轻地咬咬夥心和阴唇,时不时地
还将舌头伸进阴道,有时还一边舔嘤馐边将手指塞进阴道,或狠狠插两下顶住子
宫,或钩著手指在阴道里挖啊挖的,真舒坦啊。往往是他的旁巳邮有操进来,我
已死过去了。特别是那手指钩起来最舒服,後来我才知道那是他在刺激我的G 点。
有时他还双指齐下,食指插在我掴里,中指插进屁眼,两个指头一齐抽插,就象
两个男人同时在操我,只不过滤小一点(手指比霖细点)。┅┅我老公很有耐心,
我死过去後,他总是静静地在一旁等著,不时地摸摸我的身子,待我醒来、喘口
气,他又开始了,这一次,他不是趴在我两腿间了,而是倒著趴在我身上,把臣
俊在我脸上,用所谓的" 69式" 了,舔饬不象刚才那样狠了,轻轻地舔,蜻蜓
点水似的。他让我快活了,我也得让他快活才行,我轻轻地抚摩贴在我脸上的旁,
用嘴轻轻地舔、轻轻地吮,还时不时地轻轻咬几下,只一会儿功夫,老公的旁诬
变得又粗又硬。┅┅我老公的旁是很粗的,记得刚结婚时用避孕套,大号还嫌小,
现在带了环,避孕套是用不著了。┅┅这一次是真操了。我们就这样一边操一边
念叨著缯啊辣庞,越操越有味。我老公的耐力很好,操臣鼎巧也掌握得好,每次
都能操我好长时间,刚开始总是轻轻地、慢慢地、一下一下地操,慢慢地将盆从
你玄抽出去,抽啊抽,刚抽到鸣口,跟阴唇似碰非碰,又一下操进来,停一下又
慢慢抽出去,或者慢慢操进来又一下抽出去,再或者慢慢操进来又慢慢抽出去,
几种方法的作用只有一个,就是让我交替著感受空虚和充实,在这种感受中,我
的情绪慢慢高涨,呻吟越来越响,呼吸越来越急,在我快达到高潮时,老公开始
发威了,摆出一副非操烂我的旁不可的架势,狠狠抽插,枪枪到底,龟头顶住子
宫,由于操得狠、操得重,臣心也不停地受撞击。只一会工夫,我就又死过去了。
这一次他可不管我死活了,只管不停地、用力地、飞快地操我,直到射精,一股
热辣辣的精水有力地冲击我的子宫、灌满我的阴道,舒服极了。┅┅由于我老公
耐力好、懂技术,所以每次都能操我好长时间,大感能有20分钟吧。当中我们
往往要换几种姿势,男上、侧卧、後进等等,有时他偷懒,也会叫我爬在上面动。
" 兰:" 那你们用什麽姿势操麻也是事先讲好的吗?" 梅:" 哪能呢。这就是做
女人的好处了,不用操心,只管听令,他拿来垫子,我就翘起屁股,他把泪从我
嘴里抽出,我就张开双腿等著他操,他把泪旭罪我的旁,我就把两腿盘在他屁股
上配合他动作,他" 汪汪" 叫两声,我就象狗一样背著他趴下去,让他从後面操
我,总之,他让上就上,让下就下,让翻身就翻身,不用动脑筋。" 兰:" 那你
们都用哪些姿势操麻呢?" 梅:" 除了上面说的那几种,有时他用两手把我的双
腿握住、张得大大地操,有时把我的双腿架到肩上操,有时整个人压在我身上手
压手、腿压腿地操,有时把我的一条腿举得高高的从侧面操,有时在板凳上坐著
操,有时在卫生间里站著操,反正是不停地变化著操,每次都有不同的花样,一
次中还得用几种花样,这样才新鲜、才有趣、才快活。" 兰:" 奥,原来心?该
这样操。我那死鬼才没这麽多花样,骑上就操,一会就完,也就二、三分钟吧。
" 梅:" 二、三分钟是太短了,还没操出味呢。┅┅要说操麻庞朔样其实还不止
这麽多,我那死老公精得很,对操麻也很上心,时不时地会玩出些新花样。┅┅
有些花样是不能说的。┅┅小兰子,我可是把你当亲妹子看,索性都告诉你吧,
你可别传出去,弄得我人前抬不起头。

  兰:" 梅姐,咱俩谁对谁呀,快告诉我吧,让我也学一点。" 梅:" 学是不
用你学的,那是你老公的事。不过知道一点总有好处,省得等你老公耍花样时你
拐不过弯来。┅┅我说了,你可真别乱传啊,否者我就羞死了。┅┅我那老公坏
得很,我常叫他流氓,而他却说他只对我耍流氓。他除了操麻时爱用些不同的姿
势外,还会耍些别的花样,每次出差总给我带些性感的内衣裤回来。这些衣服太
淫相了,我都不敢穿著来上班,总是临睡前才敢换上,一会儿又让老公给脱了。
我总说这些花俏的东西不值。可老公偏说值,他说:男人买漂亮内衣就是为了让
老婆来穿的,而女人穿漂亮内衣就是为了让老公去脱的。那天老公送了我件礼物,
包装得很精致,我拆开一看,吃了一惊,你道是什麽?原来是一条又粗又大的假
儿,电动的,臣儿旁边还有一只伸著舌头的小狗狗。老公见我呆住了,过来一按
电门,整个假儿就活了,龟头会扭,中间那段带著信粒,还会旋转,小狗狗的
舌头高速抖动,再一按电门,一股温水从龟头上的马眼里射了出来,还射得很远
呢,一直射到了对面的墙上。我羞得一把把假泪儿扔回给了老公。当天晚上,我
们就试了那个假儿,开始我不肯。可老公说夫妻间怎麽玩都不过分,我也就认了。
老公象平常一样玩了我的奶子後,分开阴唇,慢慢地把假泪儿塞入我的旁玄,塞
进去後小狗狗的舌头刚好抵住我的旁心。老公一按电门,我就知道了,敢情比挨
真弼儿操还舒服,扭动的龟头不停地扒拉我的子宫,中间有信粒的地方哧拉拉
地转,磨得我的阴道热辣辣、酸叽叽的,特别是小狗狗那颤动的舌头舔得我掴嘤
乱颤,只一会儿,我就达到高潮死过去了。那天晚上我死了五次,累得我第二天
上班直打瞌睡。打那以後,我老公时不时地弄些玩具回来,什麽跳蛋啊滚珠啊的,
都很好使。他还买过一副铐子,有手铐和脚铐,把我的手脚分铐在四条床腿上,
再垫上屁股垫,死命地操我,跟强奸似的,操得我死去活来,连连讨饶。有时老
公还把黄瓜捌瓶什麽的塞进我的旁玄玩,或者用鸭嘴巴(医院妇产科用的窥阴
器)把我的旁张得大大的,再把手电伸进去照著玩。对了,我家还有个能绑在身
上的假旁儿,老公把它绑在身上,就象长了两个儿,他让我躺好,把一个儿操进
我的旁玄,另一个操进屁眼里,说实话,我闭著眼,觉著就像是两个男人一起在
操我。有时老公心血来潮要操我的嘴巴,他先用假涕儿操我的旁,让我死几次,
然後就老实不客气地骑到我头上,或者舒服地在床上,叫我用嘴去套弄他的旁,
弄啊弄的,他的精水就射出来了,有时对著缯门射,有时对著奶子射,有时干脆
就射在我嘴里。开始我不让他射在嘴里,当觉著他的旁变得又粗又硬,估摸著快
要射了时就想把泪吐出来,他不干了,双手紧扯著我的头发,把我的头狠命地按
在他的旁上拼命抽动,一股股的精水就全部射进我的嘴里,还不让吐,非得让咽
下去不可,我也就顺著他了。" 兰:" 今天才知道操麻巳有这麽多讲究。┅┅梅
姐,你们这麽和谐,你老公一定很爱你吧?" 梅:" 现在是好了。刚结婚时差点
离了呢。" 兰:" 为什麽?" 梅:" 怎麽说呢,其实做姑娘时我和你一样,也是
个白虎犁,你看,现在我也才有几根雍。就为这他恼我。其实操起来,白虎瞬更
好。" 兰:" 说起来,怕我老公也在恼我呢。┅┅可现在你怎麽又长出麽了呢?
" 梅:" 我也有个老姐,今年该有五十了吧。刚结婚时我们夫妻不和,她很关心
我,知道情况後,教了我个偏方,就治好了,我们夫妻就和睦了。真得谢谢她。
┅┅我把这个偏方也教给你吧。┅┅其实很简单,就是把男人的精水涂抹在潢门
上,别穿裤子别盖被,让它慢慢干了。操一次,抹一次。再就是用凉水把生姜的
汁水浸出,每天拿浸过的生姜擦卵门,早上起来後,把生姜块塞进阴道里,一天
一换。一段时间以後,就会慢慢长出些喙毛来。大姑娘没有精水也没关系,只要
玩玩自己的旁心就会淌出些淫水来,把淫水抹在潢上也一样有效。这个偏方只对
那些喙门前长著些细细绒毛的女人才有效,真正的白虎犁治不好的。兰子你看,
你的旁釉前不是有些细绒毛吗,你也治得好的,试试吧。" 兰:" 谢谢梅姐。一
想到自己是个白虎犁懊恼,这下好了。┅┅梅姐,你有些年纪了,又生过孩子,
还这麽爱挨操吗?" 梅:" 小兰子,这你就不懂了,象我这样年纪的女人才最爱
挨操,一方面孩子大了,省心了,另一方面挨操也挨出味来了,老公的操麻朔样
也越来越多了,操臣巧也越来越高明了。女人生来就贱,老公越是狠命地操你,
你就越幸福、越快活。问题是怎样让老公有兴趣操你。

  兰:" 你在这方面大概满有办法吧?" 梅:" 不瞒你说,在这方面我是动了
些脑筋的。你看,我现在就带了件东西,这叫跳蛋,平时我常把它塞在阴道里,
电池挂在腰上,没旁人时就打开电门让它震动起来,又舒服又能缩紧阴道。你该
知道,男人总喜欢女人的小啾鹆紧紧的、暖暖的。我还很注意奶子和瘦陧的美容,
搽些药膏、服些药丸,能使奶子丰满些、坚挺些,使谏曩紧些、白净些,臣心大
些、艳些。其实女人有两个相貌,一个是脸和身材的相貌,这是大家都看得到的,
另一个是谧赙的相貌,这是专归老公一个人看的,臣锰的相貌其实比脸的相貌更
重要,一个好栓住一个坏男人,你想,哪个男人不想操好麻,所以保养比保养脸
蛋更重要。┅┅光有好视阢圩不行,还得有个好儿,也就是有个好老公,老公身
体降了,生活舒坦了,心情顺畅了,操起来自然就有劲、就勤快了。我就很注
意老公的生活,头天晚上挨操挨得再累,第二天总是早早起来做好早饭点心,让
老公补充营养,要知道,他操麻比你更累啊。老公身体不适时决不强求老公操,
老公想操时,即使来了月经也让操,当然也有真没兴趣的时候,可我老公也会耍
赖皮,说是上面(奶子)下面(掣萌)总得让他玩一处,你看我那老公有多坏。
男人有时就象小孩,得拿些个玩具哄哄他,而我的奶子和瘦陧揠赍老公最好的玩
具。┅┅有段时间,老公身体不好,臣儿老硬不起来,我愁坏了,後来找到个偏
方还挺灵的。" 兰:" 又是什麽偏方?" 梅:" 人家告诉我,用淫水浸过的黑枣
男人吃了最补,只是伤女人。为了老公我也顾不得那麽多了,就买了黑枣洗干净
了,每天塞三、四粒在潢里,怕掉出来,还在潢门上塞个暖瓶塞,再用月经带兜
住,晚上偷偷挖出黑枣让老公吃,老公不知底细,还连说好吃好吃。吃了段时间,
病还真好了,比以前更壮实了。後来老公知道了内情,感动得不行,都哭了,再
不让我这麽做。现在为了增加兴趣,我偶尔还会弄几粒黑枣塞进玄,塞上木塞,
系上月经带,让老公挖出来吃。偶而为之,不伤身的。" 兰:" 梅姐,你们可真
是一对恩爱夫妻啊。┅┅你刚才说来月经时也让操,可怎麽个操法啊?梅:" 这
好办,不能操麻,还能操屁眼、操嘴巴,其实偶而操操月经谓、撞撞红灯,也没
关系,只要垫好垫子,别弄脏床单就行了。说穿了,男人对女人的月经是很感兴
趣的,不光是月经,大小便也一样,我老公有时就死皮赖脸的要看我上厕所,换
月经垫,趴在地上看我的大小便是怎样解出来的,心血来潮时会象抱小孩一样抱
著我解手,会拿著卫生纸硬要给我擦屁股,还帮我系过月经带。┅┅对了小兰,
我说了这麽多,你也该说说你们夫妻的事了。" 兰:" 你懂得那麽多,我还能说
些什麽呢。我那老公一点都不懂,真该有个人教教他。┅┅梅姐,你帮埙u ㄕ 
ㄐA 找个时间,你给他也说道说道。" 梅:" 别开玩笑了,我一个妇道人家,给
大老爷们传授操麻渭,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掉牙。┅┅对了,让我老公给传传经吧,
他都快成操麻专家了。" 兰:" 光传传经怕教不会我那傻老公。┅┅(轻声地)
梅姐,我说个办法你别恼。┅┅我们干脆四个人在一起,你们两个教我们两个,
行不?┅┅我跟你关系这麽铁,我想你不会介意的吧,真不行你们就给表演表演,
让我那傻老公开开眼界,我会谢你的。" 梅:" 我的好妹妹,你也变得这麽坏了。
┅┅我倒有个主意,说出来你也别恼。咱是铁姐们,有什麽不能换的?干脆就换
个老公试试,行不?┅┅也不行,换了老公就不知道他在干什麽了,心里没底。
┅┅干脆,找个时间到你家去,四个人一起玩,你家没小孩,门户又紧,翻了天
也没人知道,我们就都脱光了,开个天体会,先让我老公边讲解边操我,你们在
一旁看著领悟,等差不多了,再让你老公操你,汇报给我们看。" 兰:" 这不羞
死人了。" 梅:" 别介,放开点,不说出去谁知道,有得享受乐得享受,我把家
里那些家伙也拿来,让你也尝尝那屁股垫子的味道,还有假涕儿啊、跳蛋滚珠什
麽的,包你乐得分不清东西南北,正事干完了,再换换口味,让我老公操你,你
老公操我,这一定很刺激的。你想想,看著老公在操别的女人的旁,自己的旁又
在挨著别的男人的操,要多刺激有多刺激,我怕死过去就活不过来了。还有,让
老公看著自己老婆的旁玄淌出别的男人的精水,他一定会刺激得发疯,而发疯的
男人操起来象老虎一样,够女人受用的。┅┅都这麽大年纪了,除了老公,还没
尝过别的,再不抓紧享受,黄花菜都凉了。" 兰:" 梅姐,这┅┅行吗?" 梅:
" 有什麽不行的,只要大家乐意,你不乐意尝尝别的?" 兰:" 你刚才不是说过
不让你老公操别的女人吗?" 梅:" 咱俩关系不一样了,换著操操也行。"

  兰:"可我老公┅┅"

  梅:" 天下没有不爱操别人老婆的旁的男人,他们恨不得操遍天下女人才舒
心,小兰子,听我的没错,就这麽定了,先回去跟老公商量商量,再定个时间,
就全了。" 兰:" ┅┅我听梅姐的。" 梅:" 时间不早了,回吧。可记住了,这
事绝对不能外出传,不然就做不了人了,人就是这样,做得说不得。" 说著两人
穿好衣服,离开浴室走了。

  待她们走远,我爬出隔间,悄悄地离开了浴室。

女人太可怕了,一旦放开了就肆无忌惮了,自己的老公操还不够,还想有别人的老公操自己,真他妈的贱货看过了,很好里面的字有些是方言?还错别字?搞不懂?你怎么没有冲出去操她们啊。可惜啊,来自错过大好机会了!难得看到这样的写法 呵呵 写得不错 女人就是贱看来偷听以及偷窥还是满刺激的,搞得下面痒痒的。那啥。这些对话挺经典的。很难想象女人能说这些。女人嘛本来就和男人差不多,只不过能装了点,不然装B这一词哪来的不错,确实很有功力,偷窥就是刺激,而且偷听二个女人谈性论爱就更是刺激了,我怎么就碰不到呢?女人寂寞的时候也想,哪的澡堂我去帮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