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网际联谊会苏阿姨的八天 - 优优色影院



和网际联谊会苏阿姨的八天


  在动身去京都之前,我还不知道可以透过网路联谊会预约在当地的伴游服务,
直至出发前

  两天才收到朋友大卫的Email,告知我可以事先安排这趟行程。

  这种网路服务以前还没有听说过,只是平时在报纸上会看到一些旅行社的广
告,知道

  有伴游这一类的事情。可是透过网路预订这样的服务,虽然花钱不多,让我
很想一试,但

  难免还是怕被人骗。

  其实事情也非常简单,由於我不是他们的会员,所以我必须事先向站长提出
申请。很

 §站长就给我一封回信,简单地介绍他们的情况,也询问一些情况,主要是
我的降状况

  和个人喜好,我当然一一给予回答。

  之后又寄给我一些入会的条款,其中还有在一些地方征招男士伴游的广告
(可惜我住

  的地方没有在其中)。最后是要求我在一周内寄上美金50圆(好像台币和
港币都可以)。

  我看过他们的介绍就很动心,心里想50美金也不是一个特别大的数目,能
够在旅途当

  中找点快乐也满不错,即使给骗了,最多就当给人偷了钱包,破财消灾。

  因為我两天后就要出发,所以我又给站长写信过去,并且用Scaner把
我匯款的单据影

  印下来一起寄过去,要求他网开一面眷替我安排。

  站长好像也很上路,立刻寄来一张照片,说明原先可以有五个人可以选择,
但是现在

  时间紧了一点,只有这一个人目前可以安排,问我是否可以,还特别说明如
果见了面以后

 □得不好,那麼可以要求这个伴游另外在当地介绍一些人认识,看情况给些
小费就可以,

  站长会告诉她这一点。

  我想反正钱也已经付了,有人总比没有人要好,不至於花了冤枉钱,於是就
答应了。

  我到达京都以后,立刻找了一个地方住下来,因為此时我急於找到一个可以
和伴游碰

  面的地方。说实话在飞机上就已经有些跃跃欲试了。

  在酒吧我按照站长给的电话号码和伴游联系,接电话的人却是一个男的,我
也听不懂

  他说些什麼,心里想大概是被骗了。

  这时旁边有一个女中很好心(正好她会讲国语),大概也看出我的目的是想
找一个女

  人。她说可以再帮我打一个电话过去问一问,我想不如再试一试吧,於是就
请她帮忙打电

  话。

  她和电话里的男人咕嚕了一堆日语以后放下电话,笑咪咪地告诉我说那女士
待会会打

  来,叫我不要走开,可以回房间去等。

  等了大约半个小时,电话响了,我接起来一听,里面是一个很温柔的女声,
似乎很小

  心地问我是不是从大陆来的徐先生。

  我说是,然后她说她刚刚从机场回来,没有接到我,还以為自己搞错了。

  我此刻大概已经是「忍无可忍」了,就打断她的话说自己在某某饭店几号房
间,请她

  赶快过来。

  她好像是笑著说好,於是说了声再见就挂了电话。这时我才突然想起怎麼这
个人也是

  中国人,怎麼也是一口国语?因為站长给我的是一个日本人的名字。

  我还在想不通的时候,门铃就响了。我开门一看,正是我在照片上见过的那
个女人,

  本人似乎要比照片上的更年老一点,不过还是有一种风韵尤存的味道。在这
一见面的时候

  我就不打算再提什麼另外找人,她看上去有40多岁,差不多接近50,但
是得还不错,很对

  我这次的「胃口」。

  我连忙把她让进房间,心里想著快点办事。

  她和那些女中一样,见了面都是不停地鞠躬说请多关照,我听了突然想问她
怎麼会说

  国语。她面带微笑,似乎有些羞涩地说自己从小在中国长大,直到前几年才
回日本,所以

 ∩以说很流利的中国话,也算半个中国人。

  我想起前两年是有些二战的日本遗孤返回日本定居,但没想到会出来做这样
的事情,

  也不好问,猜想大概是回了日本后没有办法生活吧?

  不过我此时倒是很感激站长很懂顾客的心理,起先有问我是否会讲日语,我
说不会便

  给我派一个会讲中国话的日本女人。我心里想下次一定要说什麼话都会讲,
这样不知道会

 〈到什麼样的人。

  我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呆在那里不知道怎麼开口。因為对方的年龄比我大好
多,甚至

 ∩以说是上一代的人,虽然我的意识里面是想试一试这样年纪的女人,可是
事到临头总觉

  得敬畏有餘而勇气不足。

  倒是她很大方,问我是否已经吃过了饭,需不需要先休息等等。我都回答说
不要,因

  為此时我只有一个想法:怎麼对她说我想上她?

  不过她接下来讲的话倒是让我觉得这趟很值得,首先是我犯了一个太急色的
错误,只

  想找旅馆来办事,却不知道她会来机场接我,并且我付的钱里面是包括了这
些费用。而且

  ,我大可不必找旅馆住,因為像这样的伴游服务,她们(伴游女郎)都会特
别提供一个单

  独的舒住所,像家庭一样的环境,而费用也只有旅馆的三分之一。

  於是我赶快去退房,随她到她住的地方去。说实话我在冲动当中也是有餘悸
的,害怕

  到一个不明不白的地方被人勒索。但是我的嘴里却说她那里不是还有一个男
人,会不会不

  方便?

  她笑了一下(笑的时候很轻松的样子),说不是去那里,那男的是她的日本
丈夫,一

  个孤老头子,而我们要去的则是她平时住的地方。看来,她只是借婚姻回到
日本定居的。

  去的途中我又知道很多这样伴游的事情。原来她们都和那家服务公司有约定,
每月介

  绍一到两个客人到她们那里玩乐,而她们只是从中赚取一些客人住宿的费用,
并不收取小

  费。

  (这一点站长也特别说明过,除非是自己觉得满意,一般不收取额外的小费。)

  平时她们都有另一份工作,比如我这位就是替别人做鐘点保姆,但是因為日
本的生活

  费用很高,她还每月要付给她的日本老头一笔养老费,所以必须出来另赚一
份钱。

  她也是从邻居的一个做小姐的女孩那里知道有这样的伴游工作,所以就去补
了名字。

  平时那家公司不和她联络,只是有客人的时候才会给她电话。因為她的年龄
比较大,所以

  有客人的机会比较少,上一次是在两个月前,是一个比我更小些的男孩子住
了三天。

  她说,好像男孩子喜欢她这样的女人比较多,大概是有些特别的想法。她说
这话的时

  候又有些羞涩,而我也一下子觉得我不可告人的心理也是很罪恶的感觉。

  她的中文名字姓苏,我后来一直叫她苏阿姨。她似乎也很高兴我这麼叫她,
大概在日

  本不会有人这麼称呼她。说话之间已经到了她的家,这是一个住三户人家的
院子,好像也

  是租给别人住的样子。不过进去看了以后觉得还不错,很乾净,真的像一个
家一样。

  苏阿姨大概是长时间在中国生活,所以房间里的摆设很中国化,虽然是榻榻
米,但是

  坐的地方不用盘腿就可以坐下来。

  进去以后她先让我等一等,随后便拿了一堆饮料放在我面前问我喜欢哪一种。
我此时

  反而拘束起来,好像是在人家家里作客一样。但是很快我就明白自己到这里
是来干什麼的

  ,於是我就告诉她我打算住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要看办事的情形而定。她
听了很高兴的

  样子,说住多久都没有关系。

  我当然知道她為什麼高兴,就婉转地问她需要多少房租。

  她迟疑了一下,然后又笑著说不急说钱的事,我可以先付三天的房租,我说
那太感谢

  了。她说这是那家公司的规矩,只可以收客人预定日期一半的房租,其餘的
要在走的时候

  付清,主要是这家公司一开始的时候也被人骗,有的伴游小姐临时租一个房
间,又收了客

  人全部的房租,钱到手了就走人,害的客人被房东赶出去。我想这也是,应
该说这公司的

 〖虑还很仔细,不然真的会被人骗。

  我立刻付了三天的房租给苏阿姨,算成美金大约是120左右。这真的很便
宜,因為刚

  才那家旅馆一天的房租就要80多美金,还好苏阿姨及时赶到,免了我破费。

  我此刻倒是真的寧愿多给她一些钱,说实话这样的服务真的满不错的。只是
我的那点

           心思好像越来越没有了……

  苏阿姨好像看穿我的心思一样,站起来问我是不是先去洗一个澡?我这时也
觉得自己

  好像有点汗,心想先洗一下除除汗臭也好。於是苏阿姨去浴室烧水,我则在
客厅等著……

  等苏阿姨来叫我的时后我差不多已经把一大杯清酒都喝完了,头也有些晕晕
乎乎的,

  苏阿姨扶我站起来。(坐的地方虽然不用盘腿,但是比较低,我的腿在站起
来的时候还是

  很酸。)

  到了浴室一看,原来是一只很大的木桶,里面盛满了水。

  这时,苏阿姨又把手放在膝盖上鞠了一躬,说「我可以帮您把衣服脱了吗?」
我这时

  有些说不清是紧张还是冲动,只觉得自己有些「上头」,连说话的声音都有
些变了,回答

  说「好……好……」

  其实我想说自己来就可以,可是我觉得没有力气,任凭苏阿姨将我的衣裤脱
了个精光

  。

  不过在快要暴露那个地方时,不知道怎麼一下,一条大浴巾围在了腰上。苏
阿姨又用

  手试了一下水温,说:「您可以进去洗了。」

  我跨进浴盆,一下子觉得身体放松了不少。

  正当我想闭上眼睛泡一泡,却看见苏阿姨也开始脱衣服,我不敢正眼看,却
又忍不住

  想看,只好用眼角偷看著。苏阿姨没有全部脱光,也是在齐胸的地方围了一
块浴巾。

  不过在我的注意高度集中之下,我还是在她很快的换衣服过成中瞥到了她的
裸背和白

  得耀眼的臀部。

  我有些脸红心跳,说实话我虽然平时也是梦想和比自己年长的女人作爱,可
是长这麼

  大和一个大自己许多的女人一起洗澡还是第一次,这让我又兴奋,又觉得有
些败德的罪恶

  感。

  苏阿姨并没有进来洗,而是绕到我的背后,用毛巾开始给我头上和背后浇水。
她的手

  轻轻地触到我的皮肤,让我觉得浑身的毛孔一下子都张开了。

  等她把手放到我的前胸后背开始搓的时候,我简直要舒服得晕过去,下面的
东西也开

  始一下一下地跳著挺起来。

  苏阿姨大概也是觉出我的不自然,但是她没有说话,两只手好像是特意地在
我的胸膛

  上抚摸,每绕一圈就用手指缝夹一夹我的奶头,这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洗完上面,接下来就是下面了。苏阿姨示意我站起来,可是这时候我怎麼站
得起来啊

  !虽然浴巾没有落掉,但是一站起来,湿漉漉地搭在腿上还不是原形毕露?

  这时苏阿姨轻轻地,好像是若无其事地在我耳朵旁边说了声:「那就坐著好
了。」

  然后一只手慢慢地把我腰后的那个结打开,一手抚摸著我的胸膛,还有一只
手摸著我

               的屁股……

  因為这只浴盆其实是象桶一样,苏阿姨此时已经是半立著身体,她的脸就贴
在我的耳

  朵边,我也可以感觉到她的鼻息越来越重,微微用眼角一瞟,她的脸也非常
红,不知是难

  為情还是浴室里的热气的缘故。

  我被她弄得好痒,身体忍不住地想往上面抬起来,这时苏阿姨的一根手指伸
进我的屁

  股下面,在我的肛门上揉了起来……真要命啊,我已经要晕过去了,这样一
搞真的差点让

              我死了过去……

  我就是这样被她洗来洗去,直到除了那个地方都洗到了,她才轻轻对我说:
「自己洗

  一洗前面。」

  我当然知道是哪里,可是这样子让我怎麼洗呢?我恨不能立刻一泄為快呢!
她好像也

  很难為情的样子,说:「不用难為情,只当我是你妈咪,你是小孩子好了!」

  我真想叫一声我的妈呀,这分明又是在刺激我嘛!我只记得胡乱地摇了摇头,
说了声

  洗好了,好像只是用手胡乱地在下面搅了几下水,若真的像她这样又揉又搓,
我真怕有什

  麼东西要浮出水面来。

  换衣服的时候又很辛苦,她给我擦乾身体时我觉得自己好像要被整个分裂一
样。

  她擦了其他地方又要我自己擦下面,可是她却是一直看著我,我怎麼好意思
这样擦「

  枪」,搞不好走火怎麼办呢?

  我活这麼大,也和不少女人有过床第之欢,大多也是买笑,但是这次是第一
回让我觉

  得自己的欲望这麼容易被挑动起来,而且那种想发泄又无从开口的无奈,真
是要把我憋死

  了。

  我到底是在寻开心,还是在买罪受?

  洗完澡之后我就觉得自己要虚脱了,好像已经做了好多次一样。苏阿姨把我
带到房间

  里休息,直到她关上房门之后我才觉得清醒了一些,忍不住把手伸到下面猛
搓了两把,唉

  哟……这真的很要命啊!!

  等到稍微好些了,我又不甘心还没上阵就自己先出火,所以只好忍著,过了
不久就迷

  迷糊糊地睡著了。

  等苏阿姨再次来叫我的时候已经是天黑了,起来一看已经是晚上9点。苏阿
姨已经做

  好了饭菜等我吃饭。

  这是一顿很丰盛的日本料理,还有新鲜的牡蠣,据说这是用来补阳的,可是
我真的耽

  心吃了这些我恐怕连站都不敢站不起来了。

  吃完了饭,苏阿姨原本打算叫一辆计程车带我去逛市容,可是我几乎连逛的
心思都没

  有了,只想著知道下面的「节目」是什麼.

  说心里话,苏阿姨的年龄虽然大些,可是我暗暗觉得她应该比那些小姐更懂
风情,特

  别是想到她那句把她当妈咪的话,简直让我觉得是在梦幻里一样。

  於是和苏小姐一起坐下来看电视,她似乎很喜欢那些综艺节目,一直笑得很
开心,很

  难让人相信她是近50岁的人。

  事实上,后来我知道她才42岁,只是生活的操劳让她显得有些老。

  我看那些电视却味同嚼,一不懂那些人在说些什麼,其二也是我实在没有心
思看,只

  想著洗澡时候那些情景和感觉,说实话我真想再洗一次,或者乾脆泡一个星
期好了。苏阿

  姨此时也换了一件宽松的和服,领口很低,她笑得侧身时可以窥见胸脯,虽
然是扁平的,

  但是对我依然有致命的吸引力。

  终於看完了那台不知所以的综艺节目,苏小姐很开心的样子,握著我的手说
是不是不

  喜欢看,她光顾自己高兴了。我嘴里说不要紧,心里却真的在埋怨她看的时
候一点都不想

  到还有我。

  她很抱歉的样子,两只手都握住我的手,抿著嘴笑了一下,说:「那麼……
我们去休

  息吧……」

  她的脸色很红润,在电视机闪烁的亮光下显得很标致,我心想苏阿姨年轻时
一定很漂

  亮。於是她拉著我走进房间,原来我刚刚睡的地方就是她的卧室,我还以為
是专门给客人

  预备的房间。

  苏阿姨拿出一块崭新的白布,嘱咐我换上,我不明白是什麼意思,她说那包
装上面有

  说明,可以按照那样子做。

  然后她就出了房间,我呆在那里,不一会就听到浴室里面有水声。我又兴奋
起来,在

  灯光下看那块白布上的图案,原来是日本男人通常用的兜挡布,这东西只在
电影上看见日

  本人穿过,不曾想到到了日本的第一天就要穿它。

  我胡乱地按照包装上的说明系好,可是我总觉得很不舒服,因為下面已经翘
起来,真

  怕包不好,会从里面溜出来。

  一切就绪之后,我躺在榻榻米上闭著眼睛等待下面的事情发生,可是等了好
久苏阿姨

  都没有来,听著浴室里的水声,再加上白天飞机、旅馆一通忙碌也实在累了,
又有点迷迷

  糊糊地睡去。

  不知不觉当中……好像有个身体挨在了我的旁边,带著洗发水的清香,凉滋
滋的味道

  。

  我的意识里还有一点点清醒,不自觉地伸手去抚摸这身体,却不想正好抚摸
在一片平

  坦的腹部上,皮肤的触觉也是冰凉的,让我觉得好舒服,不由得在上面轻轻
地来回抚摸…

  渐渐地,苏阿姨也开始喘息起来,伸手用手臂挽住我的脖子,搂著我,亲我
的脖子和

  下巴,她的吻很温柔,但是很有技巧,每次我想吻住她的嘴唇时都巧妙地避
开……

  我想把手伸进她的腿中间去,可是往下面一摸才发现她也在腰上围了一块布,
我只好

  在那轮廓间摩挲著,她的腿夹得很紧,不让我轻易地深入进去。我只好向上
面发展,她没

  有穿衣服,两个乳房摊在胸膛上,的是这个年纪的女人应有的样子,但是奶
头很大,而且

  被我抚摸的时候,很快地就挺了起来,涨得像小葡萄一样硬。

  她的喘息也越来越粗,我的手又回到她的腿间,想从她的大腿那里钻进去。
她把我抱

  得很紧,可是腿却放松了,在我触到那片已经有些湿的地方时,她吻住了我
的嘴唇,把舌

  头伸进我的嘴巴里,吸著我的舌头……

  她的下面很湿,我小心地把她的兜挡布解开,先把手放在她的阴阜上轻轻